一代巨星刘文正,真正的智者大隐于市

2016年07月26日 16:23 来源:网络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

  他多以法国影星亚兰德伦的西装、帽子、白色围巾,造型出场。

  他以猫王和披头士的舞台风格轻松闯入70年代的台湾乐坛。留下了无数首脍炙人口的歌曲。

  他是琼瑶早期电影中的白马王子,至今仍是许多少女的梦中情人,在年仅29岁,事业最顶峰时期,选择隐退,至今踪迹成迷。

  他是刘文正,一个真正意义的天王巨星。

  从1991年隐退,到今年整整25年。他的名字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被世人遗忘。反而,关于他的故事,他的歌声愈发清晰地出现在各个消息渠道里,回忆是有据可查的,但捕风捉影的各种揣测和一厢情愿虚构的故事,则更加证明人们对他的怀念。

  这个风一样的男子,走了便走了,果断决绝,抛弃前尘往事,再没有一丝消息可探,没有一丝蛛丝马迹可查。

  作为华语流行乐坛的一个符号。在上世纪70、80年代,刘文正的歌声震撼着全球的华人。在刘文正音乐事业的鼎盛时代,世界各地都出现了模仿他的华语歌手,比如我们所熟知的张行、解晓东等。而邓丽君、凤飞飞、费玉清、费翔……等华语乐坛的顶级音乐人仍没有完全摆脱他的影子,翻唱过无数首他的歌曲。

  提到刘文正便不得不说一下风靡华人世界的校园民谣,说到校园民谣不得不提到那首改编自胡适先生诗作的《兰花草》。

  校园民谣概念的首次出现,是在七十年代初的台湾。扬弦的《渡口》、赵树海的《子夜徘徊》、胡德夫的《少年中国》及"木吉他"全辑等。校园民谣在传入中国内地后,逐渐成了一种音乐现象,并迅速风靡了整个社会并产生了极大反响。

  校园民谣记录了一个时代、一种学校的文化氛围、一代莘莘学子的梦想与追求和对易逝的青春岁月的怀念。刘文正虽然不是校园民谣的鼻祖,但笔者认为他所演唱的歌曲成就了昨日的校园民谣。作为校园民谣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他留下了几十首传世作品,如《雨中即景》、《若是你在我身边》、《小雨打在我身上》、《歌》、《三月里的小雨》等等。其中《兰花草》更具代表性。

  金鹰网评论认为,刘文正是首位把校园歌曲唱红的华人歌手。

  台湾中央社认为,从1975年到1978年,这段时期他演唱的歌曲既保持了活泼欢快的风格,又吸收了一些日式音乐的元素。1978年签约东尼唱片后,他凭借自己的人气基础,一连演唱了《小雨打在我的身上》、《三月里的小雨》等多首脍炙人口的校园歌曲,这些作品既顺应了市场,又转而助力了一把民歌曲风,从而彻底改变了台湾流行音乐的发展方向 。

  在刘文正之后,《兰花草》这首歌先后被叶倩文,苏小明,卓依婷,银霞,卡洛儿,王雪晶,万方,王洁实,秀兰玛雅,朱桦,齐豫,林妙可,北京天使合唱团,敦化儿童合唱团,黑鸭子组合等翻唱过。足以可见这首歌曲的流传之久。

  胡适的这首诗原名《希望》,收录在他的诗集《尝试集》中,诗歌与歌曲虽然写法上不同,却有相同的灵魂和音律。

  歌曲《兰花草》旋律优美,便于传唱,歌词则更有魅力,一个未尝的心愿以兰花草为喻,句句令人期待、牵挂和追问。

  在这里我们无需探究胡适先生的希望是什么?

  但自从出道开始,刘文正就不断透露出“归隐”之意。罗大佑对刘文正的认识是,他有强烈的自恋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当他觉得环境不好的时候,他宁愿完全消失。

  1979年11月,他表示,要在两年内唱完所有的合约,到美国读书,攻读电视与唱片制作课程;

  1980年11月,他宣布,三年后退隐;

  1983年4月16日,连续三年获得“金钟奖”之后,他表示从此放弃“金钟奖”角逐;

  1984年,再度明确表示要退出。

  在《山鹰》的MV里,他说:“我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住下来”;

  在华视为他制作的“写真+自传”书《小雨•飞鹰》中,他用了整整一章来表白自己的隐退之心。

  隐退真正成了刘文正的希望。

  张帝这样夸他:“刘文正好美,他长得好帅,真的好帅,细皮白肉的,他又不娘娘腔,他虽然很潇洒,但是他很有韵味,他出来的时候戴个围巾,白的围巾,西装,唱歌那种韵味很好。”

  他的徒弟巫启贤对他的评价是:“刘大哥那种帅是用绝世来形容,若金城武是贵公子的帅,你会觉得他是国王、王子的那种帅,到现在我还没有找到比他帅的。”

  每次想到刘文正,我脑海里都会出现古希腊的一则神话故事,虽然我知道这两者并无关联。

  古希腊有位俊美无双的美少年叫喀索斯,他的翩翩风采让无数少女为之倾倒,甚至包括众多的女神,回声女神厄科便是其中之一。不过喀索斯对其不理不睬,导致厄科形容消瘦,最后只剩下了声音,骨肉都消散在风中。复仇女神引诱喀索斯来到湖边。在倒影中,喀索斯爱上了自己的倾世容颜,呆在湖边不肯离去,最后奄奄一息,憔悴而死。上天将他化作一株美丽的水仙花。

  二十多年来,无数的歌迷、影迷包括众多跟刘文正一起工作过的艺人都在通过各种渠道打探他的消息,但刘文正消失的无影无踪,在这个喧闹的尘世里竟然连张照片都没有暴露过,好在他的经纪人夏玉顺会不时公布一下他还活着的消息,而且活的很好。

  此外,在陈丹青的文章和周龙章的自传《灯火纽约说人物》里,偶然可以见到一点他的消息。

  据说,刘文正在美国、东南亚共拥有上百间房产,身家超过上亿元美金(约近30亿元台币),在纽约、赌城、洛杉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都有落脚处。以“远离华人区”原则购置房产,过上悠闲生活。

  娱乐圈经常会出现隐退后复出的闹剧,刘文正的隐退却是一语落地,在无回环可能。

  我想在别人的回忆中生活,并不是刘文正愿意看到的。他既然能在最热闹的时候选择离开,自然是归心似箭。

  或许人们该做的只是怀念和仰望,而不应该寻找。

  尘封记忆今夕唤起,王者舞步今依迷离。

  刘文正的履历并不复杂, 他1952年11月22日出生于台北,家境富裕,从小就喜爱表演艺术,参加过多次表演比赛,17岁的刘文正参加台视歌唱比赛得到第5名,签下一纸唱片约。1972年,刘文正在结识了音乐人刘家昌之后,并在刘家昌的打造下1975年发行了第一张唱片《诺言》。并轰动宝岛台湾。

  歌而优则演,外貌英俊的刘文正很快在影视界开辟了一片天地,更是成为了琼瑶电影里家喻户晓的男主角。参演的电影包括《闪亮的日子》、《夏日•假期•玫瑰花》、《星期六的约会》、《处处闻啼鸟》、《太空式的爱情》、《云且留住》、《却上心头》等。与林凤娇、林青霞及张艾嘉等多位台湾知名女星合作演出。

  刘文正于1983年底第3次荣获金钟奖最佳男歌星奖后,1984年结束了和宝丽金公司的签约,从此淡出歌坛。1986年12月成立了飞鹰公司,开始培育新人,从事幕后工作。巫启贤、裘海正、方文琳、伊能静等歌手都出自他的名下。

  1991年8月刘文正关闭了飞鹰公司,移居美国,彻底的退出了娱乐圈。

  屈指一数,今年刘文正已经64岁了,昔日的男神应该已是白发苍苍。更多的时候我们可以接受自己衰老,却难以接受自己的偶像衰老。

  我们用自己的一厢情愿自私地勾画着别人的生活。

  有位资深的媒体人撰文说,即便是老,也有好看的老。只是,好看的老,得从年轻时就做准备,让诗书见识、山川风物,都慢慢酝酿发酵,即便皱纹,也干净清爽。刘文正即便老了,也会是这种好看的老,这点我毫不怀疑。

  他还说,一代美男,即便老了,也该是老年的库切、麦克尤恩那样,至少,也得是老年的秦沛、曾江那种形象,而不带着烟火俗世气。

  是人又怎么能不带烟火俗世气?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晚年隐居美国的张爱玲。

  台湾作家戴文采这样描述过她偷窥中所见的张爱玲:她的腿修长,也许瘦到一定程度之后根本没有年龄,叫人想起新烫了发的女学生;我正想多看一眼,她微偏了偏身,我慌忙走开,怕惊动她。佯作晒太阳,把裙子撩起,两脚踏在游泳池浅水里。她也许察觉外头有人,一直没有出来,我只好回房,待我一带上门,立即听到她开门下锁急步前走,我当下绕另外一条小径躲在墙后远远看她,她走着,像一卷细龙卷风,低着头,仿佛大难将至,仓皇赶路......。

  戴文采的确满足了自己的偷窥欲望,隐居二十八年之久的张爱玲被戴文采这么一放大,也算是功亏一篑。

  但我想爱一个人,给予最大的敬意应该是尊重,尊重他的选择,尊重他的生活方式。说的严重点,这是不是对别人尊严的严重挑衅?

  由于刘文正行迹成谜20多年间,他不得不多次被“死亡”,闹的最严重的一次,他的经纪人夏玉顺也颇感紧张,“我们已经三个月没有联系,连他妈妈也一同失去联系。”

  甚至包括刘文正本人也连忙拨电话给夏玉顺证实还活着。原来刘文正每3个月或半年换一次电话,因此,误传死讯。

  随后夏玉顺澄清:“刘文正身高180公分,体重约80公斤,平常游泳、爬山,完全没变,帅到不行。”对于此类谣言,刘文正的一贯态度是:“就算讲我死了,(我)也不会出来澄清。”

  刘文正一边在人生的沙滩上留下浓烈的踪迹,一边在日后用自己的绝迹江湖的毅然决然将它抹掉。他想留给观众的只是他曾经的流光岁月而已,那是属于大众的,而后退出娱乐圈,自己的生活完全属于他自己的。

  几年前,媒体曾经报道费翔与刘文正是恋人,两人在美国同居。甚至用PS合并一张他俩合影的照片。消息一出,舆论一片哗然。

  多少年来,刘文正一点绯闻也没有,至今独居,这也难怪好事者心有不甘,人们习惯用大多数人的选择来证明事件的美好性。比如有绝大数人选择婚姻,那么人们就一定认为没有婚姻的人是不幸的。

  其实别人的幸福和不幸福,不是用我们自身的立场所能想象的,那完全是自己内心的一种感受,与他人无关。

  后来,费翔在接受采访时坦言两人是很好的朋友,“到今天”仍有联络,更称刘文正过着快乐、安静的生活,状况非常好,代友撇清秃头肥肚、死讯等夸张传言,更称有一天若刘文正想再面对全世界华人观众,那是他的选择。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君归处。

  我想,生活中的真正自由是应该完全顺应自己的内心,听从自己内心的安排,不为人事所牵绊,不为名利所干扰。让目中无人的自由和旁若无人的努力,成为自己面对这个世界最适合、最优雅的姿态,这才是智者的人生。

  智者,刘文正当之无愧!

  2016年5月2日于时光密语文化沙龙

  作者:头条号 / 时光密语

  链接:http://toutiao.com/i6280019170239185409/

  来源:头条号(今日头条旗下创作平台)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编辑:成展鹏

中国新闻社安徽分社版权所有: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主办单位:中国新闻社安徽分社 地址:安徽合肥梅山路8号 邮编:230021
联系电话:0551-65533351  投稿信箱:anhui@chinanews.com.cn